玉玺本纪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纪实文学 > 玉玺本纪

出版社:于金星 广东旅游出版社 (2010-02出版)
出版日期:2008-1
ISBN:9787807660118
作者:于金星
页数:166页

章节摘录

  一 和氏璧  在我国东周早期,楚国西北部的一个山村里住着一户以采石为生的人家,老石匠年纪大了上山的时间越来越少,儿子卞和身强力壮刚刚娶亲,进山采石的劲头正大着呢。那时石料用量大,采凿工具落后,效率很低,主要靠识别纹路来提高产量和质量。卞和聪明好学,识别石头纹路特有天资,又跟父亲学就一身采石的本领,所以他费时少采石多,质量好。其他采石工都愿跟他一起干,卞和的家庭也因此过得充实富裕。  那一年的春天,卞和的采石组开采一座孤立的小石山。这山不大但石质好,裂缝和纹路排列很规整,石工们采石量迅速提高。越开采到石山中部纹路越密,开采难度越大,有人提出放弃开采石山中部,卞和考虑到运输和长远作业的原因而坚持了下来。在石山中部下方大约重心的位置崩出一块橄榄球状石块,石块周围布满石刺,刺尖泛绿,刺底乳白,卞和感觉这不是一块平常的石头。他把石块带回家。父亲也认为是一块璞,应该献给国家。第二天,卞和在工作时思想老是不集中,脑海里不断幻想着那块被父亲断定为璞的多刺橄榄状石块的变化,一会儿变成一方玉印,一会儿变成一尊玉人,一会儿又变成一对玉爵。感觉告诉他已经无法正常工作下去。经过再三考虑,卞和决定不能埋没这样一块真正的璞,要把它献给楚王。按照当时楚国的法律,民间是不能制造和拥有玉器的。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卞和欢快地哼着小调踏上了通往都城的大路,没几天就到了都城。第二天突然阴雨霏霏,一大早,卞和冒着细雨捧着璞来到壬宫。那是楚厉王鼢冒十六年(公元前742年),楚厉王鼢冒仔细看了玉璞,他当然看不出任何问题。他一边询问璞的来历一边叫来司作,司作端详后摇头说是普通石头,楚厉王又搬起来看,他怀疑地问:“石头?”司作点点头。楚厉王又叫来一位玉工,玉工端详一阵也说是块石头。楚王皱起眉头同到他的座位上沉思起来。“大王,这决不是一块石头!它是楚山之精灵,你叫他们剥开外皮一看便知,这是块真正的玉璞!”卞和有点激动。“何以见得?他们都制作过那么多的玉件还不比你清楚吗?!”楚厉王有些生气了。他挥手叫司作和玉工退下,命令侍卫:“诳骗本王,以石诈璞,带下去按律行刑。”楚厉王就这样简单地处理完了这件事。卞和被剁下左脚送回家。  又过了两年,楚厉王鼢冒薨,其弟熊通杀死鼢冒儿子自立为楚武王。卞和献宝之心又起。在亲友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卞和又去了都城。楚武王熊通处理此事与楚厉王完全一样,结果是卞和又失去了另一只脚被送回家。  卞和并没有绝望,他在艰难中生活,在家人的支持下忘我地劳动。他的双手从未停止过,他也不想因为自己失去双脚而连累任何人,这样又过了许多年。楚武王熊通薨,他的儿子熊赀被立为楚文王。  卞和看着身边的玉璞想起献璞的往事,一回忆起自己被无理蛮横地对待,如珠的泪水禁不住流下来。渐渐地泪也流干了,七十多岁、双脚全无的人已经去不了都城,家里也没人再想着那块玉璞,此时是公元前689年(楚文王赀元年)。  秋天,楚文王迁都到郢城。卞和坐在门前抱璞而泣已有数日。远处官道上王公大臣们的马车一队队过去。卞和心如刀绞,眼前突然一片模糊,眼睛已流出了血。  当楚文王乘坐着马车赶往新都城的时候,他听到奇怪的哭声,便命令停车察看。他顺着哭声走到很远的楚山脚下,来到卞和家门前。跟随楚王的人无不惊奇、哭声怎么能传递得如此遥远。  经询问,楚文王明白了。自己小时候曾听师傅说过,有人两次进宫献石两次被刖足的事,当时他认为那是师傅给他讲的故事,可现在活生生的人就在面前。他觉得,信念如此坚定的人绝对不是一个诳骗他人之徒,而是一位见识卓越、意志贞坚之士。怀抱之物粗看是一块奇怪的石头,内质可能无法估量。他命令把卞和带到郢都,送到驿馆安顿下来。  ……

作者简介

《玉玺本纪》是一部纪实文学,它记录了玉玺在春秋战国以后的中国历史长河中所经历的点滴。玉玺原就材于楚人卞和在山中得一璞玉,即闻名天下的“和氏璧”。《玉玺本纪》即是从和氏璧的由来说起,从春秋到民国,玉玺所经历的历史的沧桑。
它被推到一个特殊的位置,它目睹了人间繁荣和昌盛,也看到了萧条、瘟疫、蝗灾和旱洪,见证了人类有痴情和恩爱,还见到了人类的骨肉相残,禽欲兽行。

书籍目录

一  和氏璧二  玉女嫁赵三  蔺相如四  受命于天即寿永昌五  游洞庭六  子婴献玺七  太后掷玺八  西汉东汉九  常侍之乱和甄官井十  过江东十一  晋怀帝受辱十二  前赵后赵十三  玺归东晋十四  桓玄之乱十五  南三朝及东昏侯十六  侯景之乱十七  北齐与北周十八  隋唐及窦建德十九  扬州之旅二十  五代时的玉玺二十一  楚纯河二十二  玺入地下人皈佛门二十三  又见乱世二十四  入虎口二十五  青钟纯子二十六  李珉二十七  渡边南著二十八  李瑾二十九  玉玺传世表玉玺的跋

后记

玉玺的跋我们的主人公已经沉入海底。它刚出世的时候,人们对它几乎家喻户晓,愈到后来它的身价愈高,身上血和泪的痕迹愈厚,知道它的人愈少了。因为历史的沧桑、自身的价值,它被推到一个特殊的位置,它目睹了人间繁荣和昌盛,也看到了萧条、瘟疫、蝗灾和旱洪,见证了人类有痴情和恩爱,还见到了人类的骨肉相残,禽欲兽行。经意或不经意得到它的军事、政治名流们,即刻想到登上皇帝的宝座而且要传之子孙;经意或不经意得到它的平民百姓都希望天下太平,给他人传之子孙。军事家、政治家们要得到它时往往让人流血;平民百姓得到它后总希望自己和他人都生活得更好一些。它是一块磁石,无论它在什么人的手里,它都记录了人间忠厚、勤劳、善良和美好的奉献精神,还记录了弱肉强食、朝代兴衰和无数次的战争。它记录着半部中国史。它不是能预言的神灵,更不是真理的使者,但因它而说谎的人都得到应有的报应。楚山之石若东去的流水,经过惊惊险险,曲曲弯弯,还经过苦苦甜甜,辛辛酸酸,最后在众多人的牵挂下消失得使人心痛。在2700多年的长河里慢慢流入到浩浩荡荡,汹汹汪汪的东海波涛之中。不知它带走了多少梦,算计了多少命,引起了多少战争。都知道,到头来你也空空我也空空,不带分毫入泥中,为什么还是暴露出贪婪的本性,定要掠夺、杀戮、虐苍生?为什么只要石头不顾命?最后只落得精卫真高兴。它还在沉睡,不少人期待明天能看到它的虹光、拓印它的篆文、目睹它身上的伤痕、分析它的血泪真情。再世后它一定能辟灾、辟邪、辟战争。

前言

一  和氏璧在我国东周早期,楚国西北部的一个山村里住着一户以采石为生的人家,老石匠年纪大了上山的时间越来越少,儿子卞和身强力壮刚刚娶亲,进山采石的劲头正大着呢。那时石料用量大,采凿工具落后,效率很低,主要靠识别纹路来提高产量和质量。卞和聪明好学,识别石头纹路特有天资,又跟父亲学就一身采石的本领,所以他费时少采石多,质量好。其他采石工都愿跟他一起干,卞和的家庭也因此过得充实富裕。那一年的春天,卞和的采石组开采一座孤立的小石山。这山不大但石质好,裂缝和纹路排列很规整,石工们采石量迅速提高。越开采到石山中部纹路越密,开采难度越大,有人提出放弃开采石山中部,卞和考虑到运输和长远作业的原因而坚持了下来。在石山中部下方大约重心的位置崩出一块橄榄球状石块,石块周围布满石刺,刺尖泛绿,刺底乳白,卞和感觉这不是一块平常的石头。他把石块带回家。父亲也认为是一块璞,应该献给国家。第二天,卞和在工作时思想老是不集中,脑海里不断幻想着那块被父亲断定为璞的多刺橄榄状石块的变化,一会儿变成一方玉印,一会儿变成一尊玉人,一会儿又变成一对玉爵。感觉告诉他已经无法正常工作下去。经过再三考虑,卞和决定不能埋没这样一块真正的璞,要把它献给楚王。按照当时楚国的法律,民间是不能制造和拥有玉器的。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卞和欢快地哼着小调踏上了通往都城的大路,没几天就到了都城。第二天突然阴雨霏霏,一大早,卞和冒着细雨捧着璞来到壬宫。那是楚厉王鼢冒十六年(公元前742年),楚厉王鼢冒仔细看了玉璞,他当然看不出任何问题。他一边询问璞的来历一边叫来司作,司作端详后摇头说是普通石头,楚厉王又搬起来看,他怀疑地问:“石头?”司作点点头。楚厉王又叫来一位玉工,玉工端详一阵也说是块石头。楚王皱起眉头同到他的座位上沉思起来。“大王,这决不是一块石头!它是楚山之精灵,你叫他们剥开外皮一看便知,这是块真正的玉璞!”卞和有点激动。“何以见得?他们都制作过那么多的玉件还不比你清楚吗?!”楚厉王有些生气了。他挥手叫司作和玉工退下,命令侍卫:“诳骗本王,以石诈璞,带下去按律行刑。”楚厉王就这样简单地处理完了这件事。卞和被剁下左脚送回家。又过了两年,楚厉王鼢冒薨,其弟熊通杀死鼢冒儿子自立为楚武王。卞和献宝之心又起。在亲友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卞和又去了都城。楚武王熊通处理此事与楚厉王完全一样,结果是卞和又失去了另一只脚被送回家。卞和并没有绝望,他在艰难中生活,在家人的支持下忘我地劳动。他的双手从未停止过,他也不想因为自己失去双脚而连累任何人,这样又过了许多年。楚武王熊通薨,他的儿子熊赀被立为楚文王。卞和看着身边的玉璞想起献璞的往事,一回忆起自己被无理蛮横地对待,如珠的泪水禁不住流下来。渐渐地泪也流干了,七十多岁、双脚全无的人已经去不了都城,家里也没人再想着那块玉璞,此时是公元前689年(楚文王赀元年)。秋天,楚文王迁都到郢城。卞和坐在门前抱璞而泣已有数日。远处官道上王公大臣们的马车一队队过去。卞和心如刀绞,眼前突然一片模糊,眼睛已流出了血。当楚文王乘坐着马车赶往新都城的时候,他听到奇怪的哭声,便命令停车察看。他顺着哭声走到很远的楚山脚下,来到卞和家门前。跟随楚王的人无不惊奇、哭声怎么能传递得如此遥远。经询问,楚文王明白了。自己小时候曾听师傅说过,有人两次进宫献石两次被刖足的事,当时他认为那是师傅给他讲的故事,可现在活生生的人就在面前。他觉得,信念如此坚定的人绝对不是一个诳骗他人之徒,而是一位见识卓越、意志贞坚之士。怀抱之物粗看是一块奇怪的石头,内质可能无法估量。他命令把卞和带到郢都,送到驿馆安顿下来。

编辑推荐

《玉玺本纪》由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

图书封面


 玉玺本纪下载



发布书评

 
 


 

室内设计装饰装修,情感/家庭/婚姻,考研,科学家,中国当代小说,宗教,舞台艺术戏曲,外国法律图书下载,。 TXT教程网 

TXT教程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