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经济和哲学-波兰尼文选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科学理论 > 社会.经济和哲学-波兰尼文选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日期:2006-7
ISBN:9787100049214
作者:迈克尔·波兰尼
页数:423页

作者简介

no

书籍目录

鸣谢导论:本文集的意图第一篇 政治问题导言1.致调解人:对欧洲战争与和平的先决条件的看法2.新怀疑论3.犹太人的问题4.真理与宣传之间的斗争5.科学的权利和责任6.历史与希望:对我们时代的分析7.跋8.为什么我们毁灭了欧洲?第二篇 经济理论和社会理论导言9.集体主义计划10.利润和私有企业11.愚蠢的历史:1917年11月—1957年11月12.关于炫耀生产理论13.社会行动的决定因素14.关于自由主义和自由第三篇 科学的理论与实际导言15.科学:观察与信念16.科学与实在17.创造性的想象18.科学中的天才19.生命超越物理学和化学20.生命过程超越物理学和化学吗?第四篇 心灵、宗教、艺术导言21.控制论假设(1951)22.身一心关系23.科学革命24.波兰尼的逻辑——答辩25.什么是绘画?附录 迈克尔·波兰尼论社会、经济和哲学的著作目录索引

编辑推荐

  本文集包含迈克尔·波兰尼已发表的有关非科学论题的文章。它不包括任何未刊文章。而且不包括所有收编在《自由的逻辑》、《个人知识》和《认识与存在》中的文章。目的是让人们更容易找到那些来自其他书籍中的文章,这些其余书籍中包含自《自由的逻辑》以来波兰尼的诸多著作中找不到的材料,从而提供一个那些著作的补遗。因此它不可避免是一本来源迥异的选集,范围从他最早于1917年发表的一篇非科学文章直至最后于1972年发表的两篇,而且并不要求协调一致。例如,由于尽管波兰尼继续写作和发表关于经济学的文章,而自《自由的逻辑》(1951)以来波兰尼的所有著作都没有包括任何关于经济理论的东西,因此这里必然就包括某种分量上相对占优势的关于经济理论的文章。

图书封面


 社会.经济和哲学-波兰尼文选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2条)

  •     这本书不算好,重复的较多,译的也不算好。没看过原文,只是觉得马马虎虎,凑合了。按理说,波兰尼非常讲逻辑的,这类人一般说话不罗嗦,比较干脆。不知道为什么会译成这样。当然,波兰尼头脑清楚,这是没问题的。有些地方颇有意思,就摘录下来。强大的集体主义权力是依靠革命力量建立起来的,这种革命力量排斥个人自由要求,并将其视为卑微和不明智的开端,也预示着一个无情效率的时代。在俄国,矛头指向的是社会公正的要求,在意大利和德国则是对国家力量的要求,但两者的差异之处只在于偏重不同,其结果一方面是国家社会主义,另一方面则是社会国家主义。无论那种情况都是将国家建立在一种原则之上,即假定国家对公民的文化和福利承担全部责任。这就是极权主义,一种将人民的全部生活都吸纳进去的政权,人民在这种政权下生活并完全为它而生活。--迈克尔·波兰尼《集体主义计划》 ,1940年+++++++++++++++++++++在以赛亚·伯林的《马克思传》中,他描述了起这样作用的马克思:“大量宣言、信仰表白和行动纲领的署名手稿,还留有笔画线和言词激烈的批注,他试图以此抹掉所有对永恒正义、人的平等、个人和民族的权利、良心的自由、为文明而战以及诸如此类警言的基准,这些警言是他那个时代民主运动的必要手段,他却视之为毫无价值的伪善之言、思想混乱和行动上无效的标志。”马克思在他的宣言中抹去了道德理想的所有基准,因为他相信自己有了更好的、更诚实的、更明智的基础,在这一基础上,会实现这些理想。他写道:“不是人类的意识决定了他们的存在,而是相反,他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他们的意识。”因此,对马克思来说,会改变社会存在的革命变成了社会理想唯一可能的化身。否则,这些不过是空话。甚至他自己为革命而战的决心也是以科学社会学形式来表达的,他断言革命由于将释放出大大增长的生产力这一物质事实,故而必然发生和即将来临。马克思主义把人类进步的理想变成暴力的学说。他赞扬政治和历史中对现实的新的见解把所有的道德还原于经济必然性。道德力量变成了不牢靠的,而只有经济力量被当成了真实的。这就是从乌托邦到科学的著名变革,马克思以科学的名义摧毁了人的道德概念,证明了人的理想仅仅是权力和利益的派生物。----迈克尔·波兰尼《历史与希望:对我们时代的分析》,1962年+++++++++++++++++纳粹的狂热源于同样坚信在公共生活中道德动机的不相干,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在历史唯物主义中所表达的,而且它导致马克思从他的宣言中激烈地排除了对道德理想的任何诉求。法西斯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都相信,道德诉求不过是权力的合理化。因此,他们轻蔑教化并且把证实暴力的道德合法性当成是政治行动唯一诚实的方式。结果就是在革命者中得到狂热支持的观念与广泛影响我们时代的大众的观念之间的一致。在作用于道德信念被怀疑主义破坏的精神时,怀疑主义和道德激情相互加强所凭借的是这种错位的令人信服的力量。革命政权不断公然通过压制性的暴力进行统治,但是,他们在宣传上的巨大努力说明,他们只是结合思想的力量来运用暴力。----迈克尔·波兰尼《历史与希望》,1963年+++++++++++++++++马克思把历史看成是由带来生产方式连续进步的阶级冲突必然性所决定的。取代资本主义的技术必然性已经变得行不通了,通过社会主义的生产力,它必然会导致推翻资本主义并且同时建立起社会主义。由于每一个阶段的道德原则是由统治阶级的利益决定的,诉诸正义和兄弟关系的情感或自由理想来进行改革是没有用的。在实现历史必然的革命中考虑道德原则也没有任何意义。恩格斯要把这种学说描述为由乌托邦转变为一门科学的社会主义。但是,这种学说实际上做的,是要把乌托邦伪装成科学,并由此在一个时期内把科学是终极真理当成毫无疑义的。但是,马克思做的比这要多,对资本主义的憎恨,对它的冷冰冰的金钱交易关系和不道德地剥削工人的憎恨,以及相应地,对社会主义情谊的希望,都以他们的全部热情被注入到马克思主义的机械论中,并且成了赋予历史机器的动力来实现社会的拯救。马克思給我们这个科学的时代提供了一种意识形态,它遮遮掩掩地对社会提出了它的无限道德要求,而且因此保护这些道德要求免受现代怀疑主义的伤害。马克思主义因此构成了以往时代中未知的怀疑主义和狂人的综合。----迈克尔·波兰尼《为什么我们毁灭了欧洲?》,1970年【商务印书馆 《社会、经济和哲学——波兰尼文选》 彭锋、徐陶等译 】
  •     从计划到市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知识界说的最多的话语,官员讲话也喜欢挂上一个词:“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就是说宏观调控必须有限度。计划经济构想是“在国家的控制下对生产和销售进行安排。共有资源开采不是为了商业利益,而是根据中央计划。这个计划是为了满足有官方确定的人民需要而制定的”,目标是为了避免出现自由放任经济体制中出现的浪费、赤贫和经济危机等现象。简而言之,这种经济学就是在一个约束条件下求极值的问题,以求的更多的产量。专注于生产,是古典经济学的观点。中央计划经济委员会通过严格的计算,指定生产计划,具体到生产多少鞋、衣服,然后由庞大的科层结构将其分配成一个个连续细节的任务。“然后,这连续的阶段就分配给下一级权力部门,直到处于金字塔底部的个人能实际处置组织的任务。”但由于劳动分工的复杂性,一个产品的生产过程也是同样的繁复的。波兰尼举了一个踢足球的例子:“说到人类事务,就像比赛中每时每刻都在协调的十一人英式足球对,队里的每一成员在移动中都必须等待队长通过无线电给球员下达命令的一支球队比赛。中央指挥只会导致瘫痪。”根据过去的经验来看,计划经济往往被称为短缺性经济,生产的产品因为忽视了消费者的行为,从而产生了混乱。另一大缺陷就是作为经济数据来源:价格,逐一评估是十分困难的,只能根据外部市场的价格进行参考。亚当·斯密在认为市场交易中让每人都心满意足并合理配置资源的是“看不见的手”,这只手就是属于上帝的。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有一个观点,人的理性都是有限的;这么看来,计划经济就是妄图用人来取代神,自然会遭到失败。那么,经济当中的计划应当在什么范围内呢?应该在于企业内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位日本学者在中国访问后声称:当时中国的根本没有企业,有的只是附属政府的加工厂而已。所以在改革初期,把权力下放给企业就成了一个重要议题(如对我国贸易很重要的外贸经营权)。在更早些的时候,社会主义的波兰和南斯拉夫也有一套下放权力,工人自治企业的管理方法。企业内部计划根据自身进行预算开始,指定产量、销售目标、雇用人员和其他费用开支(其实在计划体制下也要通过科层制上下交换意见收集信息从而制定总计划)。企业还需要制定保持其正常运作的工作纪律和制度。如果一家企业计划不善,至多引起本身的倒闭,其他同行会占据它的空缺。而全局计划发生问题,轻则导致短缺,重则导致饥荒。最需要计划的人类活动显然是军事行动。战争虽然始于部落间混乱的群殴,但在人类漫长的战争史当中,计划严格、调动精确的的不对才能成为常胜之师。微观上说,常胜之师需要士兵严格训练、严苛的纪律。比如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欧洲战场上,双方步兵都得排成整齐的队伍冒着枪林弹雨向前冲去,组织不够严密的部队在没有靠近对方的阵线之前就会溃败。宏观上看,军事指挥是通过严格的科层制去执行军事计划,所有行动一直处在计划和再计划之中。五个军团就像指挥官的五个手指,在指挥官的严密部署的联合行动下,才可能形成极大的力量。而这个过程中,指挥官将五个军团作为一个整体,并不干涉细节,而后具体的指令又由军团到师,到团,直到排这样的基层单位。“在这个组织里,只有一个必要沟通的渠道:垂直的权威等级。”而和军事相关的生产也更偏向计划经济的方式生产,因为其消费者是国家政权,而不是普通公民。苏联在前几个五年计划里建设的重工业体系为其在二战中逆转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但同样,这套计划经济也像军队一样有着严苛的纪律,斯大林时代的工人旷工、迟到以及磨洋工可能会被会被流放西伯利亚甚至枪毙。但日常的经济系统毕竟不同于战时状态。战争时,由于贸易可能中止,F·李斯特才提出他的贸易保护主义:建设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防止被敌国经济封锁。社会自由意味着对社会较少的管制,但在军队中,士兵则必须过着半法西斯式的生活,战时居民生活也会因为戒严法令被剥夺部分的公民权,在战争比较严酷的情况下,公民也得和士兵一样定量配给食物、参与国防劳动等等,此时市场不复存在,社会也就是一个大兵营了。http://oleg.blogbus.com/logs/36646858.html

精彩短评 (总计4条)

  •     没读完。
  •     不看此书和《自由的逻辑》,真有可能把波兰尼看作一个脑子进水的左派。
  •     如某君所说,翻译差强人意。
  •     波兰尼学问精深之极
 

室内设计装饰装修,情感/家庭/婚姻,考研,科学家,中国当代小说,宗教,舞台艺术戏曲,外国法律图书下载,。 TXT教程网 

TXT教程网 @ 2018